抚域(1 / 2)

姜已 纹舞遗纱 134 字 5个月前

“你不是想知晓榻上是何人么?”音爻玩味的说道。

“啊?”几道还没反应过来。

“圣女。”音爻放下茶盏,正视他道“巫族圣女。”

“啊!”茶盏掉落......

安静了片刻,几道终于回过神来,压抑的问道:“她......她怎的会来这?”

“推演出现偏差,前路雾漫漫,来此也非得以......”他眼眸里有些光华闪过,几道看不明白,他紧张的问道:“那......那要如何是好?!”

“只得静观其变。”

几道深呼口气,沉声问道:“需得我做些什么。”

“稍待我要带她去抚域,你需在外守着。”音爻的声音依旧平和,让几道的心稍稍放松了些。

“是~我现在就去准备。”几道正色道。

音爻抬手示意,他看了榻上人影一眼,掩住眼底思绪,躬身施礼退下。

音爻片刻后缓步走进床榻,看着昏睡的人儿,不知在想些什么,半晌轻笑了下,坐在她身旁,理了理她的碎发,眼神中满是柔软。

......

北都罗酆者,下元正北有一大海,秽气恶腥,莫测边际、中有一山,上参碧落,下入风泉,皆黑郁之气盘结而成,名曰北都罗酆山。有大洞曰阴景天宫。中有三十六狱,皆在其下,山中有一湖,金、银、紫三色流转,风过绕行,叶落消迹,无波无澜,死水一般,此乃那九天之外天外天诸神遗留下来的三光神水。

音爻抱着昏睡的弋来到湖边,将弋至于水面之上,看着她。

看着她头上那枝紫金钗,手微微有些抖,他帮她理了理乱发,:愿你安好归来......

“等你回来怕是有许多要交代的......呵~”忍耐片刻,想做的还是没动,终是退后一步,将弋推至湖中心,施法将她落入三光神水的湖中。

若弋此时清醒,怕是要惊叹连呼,她现下正极缓慢的沉入湖底,周身流光紫色,与她眼睛颜色近乎一致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弋感觉到了光,那光仿佛能灼伤灵魂,将她从沉睡中暴力唤醒。

弋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,入眼便是黑茫茫一片,她动了动身体,只有些酸软无力,仿佛全身都没了骨头,缓了缓,她强撑着坐起身,抬眼看向四周,她发现这里并非没有光,这光反而亮的冷冽刺眼,只是周围的黑色吸收了光亮,地面她躺着的地方也是黑色的,不是寻常黑色,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黑,无色的黑。

不远处不知何处渗出的水滴滴入地面,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,仿若......这黑色,像能吞并万物,包括光明,包括声音,没有任何生物在此生存,这......是囚笼么?

弋爬起来,想去触摸这里是否有边界,她伸手去感知,却什么都没有,又去触摸那渗出的水滴,也是什么感觉都没有,她慌张的将水放到嘴里,什么都感觉都没有,她张嘴呼喊,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。

她确信她身体除了累些之外,没有任何不适,那她怎么了?还是说因为这里的古怪?

那......这是什么地方?为何看不到,摸不到,感知不到,她为什么会在这里!?为什么?她环顾四周,不明白她只是想碰那个人影而言......对了,那个人影!那个和她长相一样的人!她是谁?!是......那个人么?!

为什么只是因为碰了而来到这里,是惩罚么?还是那本来就是陷阱?

弋现在慌张不以,已然不能冷静思考,她笨拙的寻找着能出去的地方,不知过了多久,精疲力尽的倒在地上,看着四周着压抑的空旷,光亮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,但印衬的更为可怖,她想:若是一直出不去,怕是过不了多久,就会被这里给逼疯吧......

不知过了多久,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