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辜负(1 / 3)

九品九道 威扬 3337 字 2021-12-19

炼丹师凭着所看到的情景便测出祸害,虽然只是不经意间,但是预兆和寓意昭然若揭,此事便如方才——老怪欲观天象识天下,刚临山头,正欲行其事,哪知就见到了那副‘画作’,一副残败的景象。那么,这幅画作果真蕴含着玄机吗?

这时,几阵大风吹拂,黑云尽散,天空复亮起来。

老怪哀哀又是一叹,说道:“本怪时常观天象,获知曾经发生过两次灾乱,而今距离上次灾乱已逝百年。灾乱再起,后患无穷!——且不知现在是何年代?”

因为老怪常年隐身,对世间之事少有耳闻,居然不知当代乃是大明王朝。据老怪所言,曾经发生过两次灾乱,想必就是宋朝到元朝,元朝到明朝的过度,他所预测的两次灾乱,想必就是朝代更替时期战争灾祸。王大石一惊,突然明白老怪的焦灼和忧虑。他回道:“当今,正是明朝!”

老怪叹一口气,再次观望天空,然后拿出那副画作,说道:“王小兄弟,当今之世乃是明朝,画中的日和月乃是大明王朝的“明”字,只是,这“日”浑不见光,“月”不现明媚,画中之意则是大明王朝将面临的是改头换面!日似圆盘又红似火,可见非秋冬之日,但是这画中的山麓却是惨败和萧条,如同秋冬万物凋零之季!凄惨,悲凉啊!那山坡少见山石,为何又扬起无边沙尘?虽是山,画得却似平原,笔端精辟似乎把整副画描得唿唿生风,沙尘飞漫,此正为平原扬沙,且如东海扬尘一样,所预见大明的江山社稷将要沧海桑田般的变化!将有一次大杀!大明王朝危机伺伏,黑暗、动荡即将来临了,接踵而至啊!……看那草木山石,此象征着大明王朝的江山,可那草木描得稀疏不见,可想而知,本舞刀弄枪之躯又何以清淡执笔?定是画作之人看到大明王朝日渐衰败,不可救药,但是心中还憧憬大明王朝美好的将来,故此笔力淡泊,似墨尽力竭。此画之景也如此心,可见作画之人也是心不由衷,见到大明王朝已无扭转之象,故此动笔也是心不由愿啊!这画正是大明王朝的走向啊!江河日下,日月倒戈,预示不妙。”

说到此时,老怪一字一句地对着王大石说道:“以上之言,老怪我已经泄露天机,命不久矣,一心希望王小兄弟能够委以大任,帮助本怪完成一事!”

王大石先以为作画之人闲情逸致,练笔涂鸦而已,却没有想到,这副画作在老怪的眼中竟是如此的大文章。老怪乃是通灵的人物,经过数日相处,王大石已经深深地了解他的性格,确信老怪不会妄言诳语。当时,老怪只觉天象异常,没有想到,老怪正将关注天象之时,却飘来这幅画作,实在是晦气之预兆,然而画中的内容隐瞒不了老怪犀利的眼睛,所预知的世态昭然若揭。

老怪既然已经泄露天机,自然逃脱不了天公的惩罚。刚才黑云滚滚压空,风雷酝酿,自是怕他泄露天机,此正是对老怪的警戒。王大石看着老怪,轻轻一叹,他见老怪本就悲伤之至,已是垂暮之年,实在不可再多操倦。

王大石抱紧拳头,说道:“前辈有何事相托,只要王大石能够办到,披肝沥胆,肝脑涂地,即使是死,也心甘情愿!”

老怪从腰间拿出一颗布团,然后说道:“老怪虽然隐身于此地处上百年,但时常在这里见到人烟,并非与世隔绝。本怪在此所见之人很多,有缘却没有一个,更无委托之机,唯你是我所相中和托付的人选。乱世将至,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机缘,希望你一定要一心一意地完成。”

王大石没有说话,看着老怪严肃的神情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他心想:“是呀,老怪在此接触人烟,或许遇到一些人,可是并无要事,无以所托,只是碰上了我,却无意见画作,透露天下大秘,委我以任,这就是缘吧。”

老怪缓缓地舒出一口气,把手中的拐杖抵在地上,坐上一石块,在布团中取出一只布囊,对王大石继续说道:“老